第2948章 实习

滿寶以為她們要半個月後才來的,沒料到第三天就又來了,而且這一次她們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男子。

院子裏全是求診的女子,帶著的孩子最大的也不過十歲上下,全在文天冬那邊排隊問診,所以男子一進來,不僅自己臉色通紅,有點兒舉不動腳,女子們也呼啦啦的離他老遠,盡量躲著他走。

男子說什麼也不願意往周滿那邊去了,堅定的站在了文天冬那一排隊伍的後面。

他娘拽了他許久他也不肯挪步,“娘,這邊是男大夫,都是大人,我在這邊看也是一樣的。”

“哪裏一樣了,你沒聽人說嗎,文大人還是周大人的學生呢,這先生自然是比學生厲害的,你趕緊過來。”

“我不!”

婦人擡手就捶他。

一旁的兒媳婦見了忙道:“娘,不然我與您去排隊,等到了再把夫君叫過去就是。”

好容易才說服了他來看大夫,可別還沒看就把人給打跑了。

婦人一想也是,就誇兒媳婦,“還是你想的周全。”

自從知道兒媳婦的身體沒毛病,有毛病的有可能是她兒子後,對著兒媳婦她就一直有些氣虛,不自覺的就有些討好。

婆媳兩個拉著小姑娘先去排隊了,等輪到他們的時候,兒媳婦就過去邊上將男子拽了進去。

卻不知這種欲蓋彌彰的動作更引人註目。

周滿對他們的覺悟卻很滿意,一看到男子便招手笑道:“過來,我與你看看。”

男子臉色漲紅,幾乎同手同腳的上前,在周滿的示意下坐下。

見他臉色困窘,明達非禮勿視,起身帶著宮女轉過一道屏風,出了後門往後院去了。

屋裏一下只剩下聽吩咐的西餅和病人一家了。

周滿看了看男子的臉色,問了他一些問題,因為問題太過私密,他支支吾吾的不肯說。

他娘就捶了他一下,“問你你就說,這可關系到咱家的子孫後代。”

男子這才支支吾吾的說了。

周滿便起身走到他身邊,直接上手按了他身上幾個穴位,問了一下他的感受後便道:“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,我給你開一些藥,再給你紮針,嗯,你每隔五日來一趟醫署,我給你換藥和紮針,先服藥三個月看看效果。”

婦人沒想到還真是她兒子的問題,連忙問道:“不知他是什麼問題?”

男子臉色通紅,然後又有些白。

周滿安撫他們道:“弱精,這毛病可治的,而且他也還年輕,壓力不必太大,回去後註意休息,但也要保證精神,莫要頹廢。”

婦人一再詢問,得到保證可以治療後這才拿著藥方要去抓藥,走到門口才反應過來,連忙拉了她女兒道:“大人,您再給我女兒紮個針?”

周滿點頭答應,反正她哥哥要紮,順手再給她紮也不費多少時間。

她在脈案上寫下針法,問男子,“你是要我紮針,還是要文大人紮?”

男子連忙問:“文大人也能紮針嗎?”

“自然,他也是學過針灸的。”

男子立即道:“我要文大人紮。”

周滿便點了點頭,將紙交給他,“過去找文大人吧,將這張紙交給他,他就知道了。”

不等婦人反對,男子拿了紙就走,他可不要再當著女大夫的面脫掉衣服紮針了。

他以為他去了文天冬那邊就算躲過了,卻沒想到他脫光了只穿著一條褲子趴在床上時,周滿和文天冬一起進來了。

男子:……

他恨不得當即暈過去,但暈不過去,只能趴著裝死。

文天冬不覺得有什麼,在京城的時候,多少男子求到太醫署來要請周博士問診,有一些還是千裏迢迢從外地趕來的。

脫衣服怎麼了?

在教學男子不育這一堂課時,周大人甚至面向外面招募病人,招來的病人她會免費看診,但需要給她的學生教學。

不僅他們,針灸科的其他女同學,還有體療科的女同學都是跟著一起觀摩的。

來報名求醫的病人依舊絡繹不絕。

有些病人錢財有限,在濟世堂堵不到周博士,有沒有能力通過官方求醫,就只能在太醫署外等著,就等著太醫署招募病人時一擁而上報名。

所以他不覺得周滿出現在這裏有什麼問題,難道先生她看的男人身體還少嗎?

周滿主要是來看文天冬施針的。

別看到京城和周滿求醫的不育患者很多,但落到這些學生手裏的病人,幾乎沒有。

除了周滿,他們還會向劉太醫、濟世堂那邊的丁大夫等人求診,反正就是不太信得過太醫署裏還沒畢業的學生。

也就周滿了,仗著自己的名聲招募來一批病人給他們觀摩學習,但也只能觀摩。

已經承諾了人家,只要給學生們看,她就親自治療,那治病的事就不能假以他人之手,所以文天冬還是第一次上手給不育的病人紮針。

周滿袖手看著他動作,幾乎不出聲。

文天冬拿出自己的針袋來,深吸一口氣後便開始在他的身上尋找穴道,他按了按他的後背,讓他放輕松。

雖然男人們很不想承認,但不可否認的是,生孩子就是兩個人的事,生不出孩子來,有可能是女子的原因,自然也有可能是男子的原因。

雖然這方面請醫問藥的夫妻很少,但杏林界也自有數據和推測。

凡是出身正統的大夫都知道,不育與不孕差不多是一半一半吧,兩者數量應該是差不多。

文天冬在太醫署曾經聽周太醫和劉太醫他們蹲在一起聊天推測,認為這種平衡也是屬於陰陽的一部分。

這天下的男女,除了打仗和天災人禍等一系列的外因外,數量其實是差不多的,一半一半,老天爺似乎有意在控制陰陽,連數量都要差不多。

以他們多年的看診經驗和各藥鋪醫館回饋的數據來看,這天下不孕不育的男女其實也差不多是一半一半。

就連長壽的男女數量,也差不多是一半一半。

以至於有段時間太醫署裏特別流行這句話“一半一半吧”,這口頭禪就是從這兒來的。

既然不育的人有這麼多,那能看這個病的大夫就很有前途了,文天冬也有意掌握這門技藝的,因此他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狀態,瞄準了穴位就開始紮下去……


本站網址:https://www.yuyuzhu.com


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,請在下方留言,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,萬分感謝您的反饋